<form id="9qtk5"><strike id="9qtk5"><u id="9qtk5"></u></strike></form>
    <dd id="9qtk5"></dd>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學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

      黨的一大——開天辟地大事件(上)
      來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6期  作者:楚向紅 胡湘君  點擊次數:

      近代以來,無數仁人志士為了挽救中華民族的危亡而苦苦探尋,但始終沒有找到一條救國救民的正確道路,十月革命的勝利使中國的先進分子看到了新希望。這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武器實現對中國社會的改造。于是,在中國產生了一批馬克思主義的信仰者,他們開始創建共產黨的早期組織。19217月,各地共產黨早期組織的代表會聚上海,召開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一個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以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為奮斗目標的中國無產階級政黨由此誕生。


      ■以俄為師,宣傳馬克思主義■

      1840年的鴉片戰爭,是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起點。在這之后,為了拯救苦難的中國,改變中華民族受凌辱的境遇與命運,中國人民的反抗斗爭幾乎沒有停止過,可無一例外地全都失敗了。

      191711月(俄歷十月),在列寧的領導下,俄國十月革命爆發。十月革命讓正在苦悶中摸索、在黑暗中苦斗的中國人民,看到了中華民族的出路。

      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給予中國人民以深刻的啟示:既然在中國資本主義道路走不通,何不走社會主義的新路?于是,中國的先進分子決心以俄為師。

      十月革命前,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并未被人們所重視。即使接觸到馬克思主義的少數知識分子,也僅將之作為西方的一個學術派別來看待。

      十月革命之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際遇就大不一樣了。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取得革命成功的蘇俄,在政治、經濟上與中國有著許多相似的地方,而它在革命勝利后又以反對帝國主義為口號,并且主動宣布廢除與中國簽訂的不平等條約。這讓中國的先進分子對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產生了特殊的好感。這時,中國國內的條件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1915年開始的新文化運動,高舉民主與科學的大旗,大大解放了人們的思想。而此時中國工人階級的隊伍也不斷壯大,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奠定了思想和階級基礎。

      五四運動前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得到廣泛傳播。1918年,李大釗在《新青年》上發表《庶民的勝利》和《布爾什維主義的勝利》。19195月,他又在《新青年》上發表《我的馬克思主義觀》。陳獨秀也先后發表了《勞動者的覺悟》《談政治》《社會主義批評——在廣州公立法政學校演講》等文章,宣傳馬克思主義,批駁空想社會主義和無政府主義。正如當年一份文獻所說:“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歷史是很短的,至今不過三年左右??墒且幻嬉驗槭芰藝H資本主義的壓迫和俄羅斯無產階級革命的影響,他面因為先驅者的努力宣傳,竟使馬克思主義能在最短期間發達起來,信奉馬克思主義的人日益增加起來?!?/span>


      擔任北大圖書館主任(館長)時的李大釗


      ■各地共產黨早期組織的建立■

      要革命,就必須有一個革命的黨。有了革命政黨,革命才有堅強的核心,才能把廣大革命者凝聚在一起,將個人的力量變成組織的力量。于是,在中國建立一個新型的無產階級政黨的問題,就擺在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者面前。

      19203月,李大釗在同鄧中夏商議后,在北京大學組織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這是中國最早的一個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團體,也是李大釗把對“馬克斯派學說研究有興味的和愿意研究馬氏學說的人”聯合起來的最初嘗試。19211117日,研究會在《北京大學日刊》上登出啟事,聲明:“本會叫做‘馬克斯學說研究會’,以研究關于馬克斯派的著述為目的?!眴⑹轮?,還登了19個發起人的名字。這些發起人后來幾乎都成了共產黨員或共青團員。李大釗雖然沒有被列入發起人名單,但這個研究會實際是在他領導下成立的。

      當時,列寧領導的第三國際(即共產國際)對中國組建無產階級政黨十分關心。19204月,經共產國際批準,俄共(布)遠東局海參崴分局派全權代表維經斯基(中文名吳廷康)來華,了解中國革命的情況,并同中國的革命組織建立聯系。隨行的有旅俄華人、俄共(布)黨員、翻譯楊明齋。維經斯基先是到了北京,見到了李大釗,并在北京大學圖書館與鄧中夏、劉仁靜、張國燾、羅章龍等進行座談。羅章龍回憶說:“他同李大釗先生談話很融洽,對李大釗先生評價很高。他在座談上勉勵在座的人,要好好學習,要了解蘇俄十月革命。正因為如此,中國應該有一個像蘇俄共產黨那樣的組織?!?/span>

      不久,通過李大釗的介紹,維經斯基到了上海,會見了陳獨秀、李達、李漢俊、沈玄廬等人,還開過幾次座談會。經過多次接觸,這些馬克思主義信仰者更加明白了蘇俄的政策,得出了一致的結論:“走俄國人的路?!?/span>

      19205月,陳獨秀發起組建馬克思主義研究會,探討社會主義學說和中國社會改造問題。參加研究會的有陳獨秀、李達、李漢俊、沈玄廬、施存統、陳望道、戴季陶、邵力子等。它與北京的馬克思學說研究會不同,是一個秘密組織,沒有綱領,入會也沒有成文的手續。同年6月,陳獨秀與李漢俊、俞秀松、施存統、陳公培等人商議,決定成立共產黨組織。8月,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在法租界的老漁陽里2號《新青年》編輯部正式成立,參加的有陳獨秀、李達、李漢俊、陳望道、俞秀松等,主要成員是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的骨干。

      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是中國最早的共產黨組織,它在成立的時候,名稱就叫“中國共產黨”。當時,是稱社會黨還是共產黨,陳獨秀拿不定主意,寫信征求李大釗的意見后,決定叫共產黨。陳獨秀被推舉為書記。

      192010月,李大釗、張申府和張國燾三人在李大釗辦公室正式成立“北京共產黨小組”。隨后不久,張申府以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秘書的身份前往法國,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只剩下李大釗和張國燾兩個人。于是,擴大組織成為當務之急。張國燾回憶:“李大釗先生和我在北京征集參加者時,標準不免過嚴。我的同學羅章龍和劉仁靜兩位對馬克思主義較有研究,由我接洽,他們欣然答應參加。李大釗先生和無政府主義者接洽,黃凌霜、陳德榮、張伯根等五人也應允加入?!边@樣,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發展到了9人?!爸袊伯a黨北京小組召開的第一次會議,就在李大釗先生的辦公室里舉行。到會的共九人,除李大釗和我外,有羅章龍、劉仁靜、黃凌霜、陳德榮、張伯根等。我們宣布這一小組的正式成立。因為無政府主義者不愿有任何組織形式,這次會議沒有主席,也沒有記錄?!?/span>

      由于無政府主義者的主張與馬克思主義者的主張有明顯的不同,他們不愿受任何組織約束,反對組織紀律,因此黃凌霜等人隨即又退出了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這樣一來,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就只剩下李大釗、張國燾、羅章龍、劉仁靜4個人,于是決定將正在籌備中的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的骨干鄧中夏、高君宇、范鴻劼、何孟雄、繆伯英等人吸收進來。

      192011月,“北京共產黨小組”正式改為“中國共產黨北京支部”,李大釗擔任書記,張國燾負責組織,羅章龍負責宣傳。

      1920年秋到1921年春,劉伯垂、董必武、陳潭秋、包惠僧等在武漢,毛澤東、何叔衡等在長沙,王盡美、鄧恩銘等在濟南,譚平山、譚植棠、陳公博等在廣州,分別成立了黨的早期組織,開展共產主義的宣傳和組織活動。在日本和法國,也有留學生中的先進分子成為黨的早期組織成員。

      這些共產黨早期組織在成立之時,名稱各不相同。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稱“中國共產黨”,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稱“中國共產黨北京支部”,武漢共產黨早期組織稱“共產黨武漢支部”,廣州共產黨早期組織稱“廣州共產黨”,有的實際上連名稱都沒有。盡管如此,中國第一批共產主義者的出現和各地共產黨早期組織的建立,為中國共產黨的正式成立準備了條件。


      建黨時期的陳獨秀


      ■各地共產黨早期組織的代表先后來到上?!?/span>

      各地共產黨早期組織建立后,迅速組建一個全國性的無產階級政黨就成了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共同愿望。19213月,李大釗公開撰文發出建黨呼吁,認為“我們現在還要急急組織一個團體。這個團體不是政客組織的政黨,也不是中產階級的民主黨,乃是平民的勞動家的政黨,即是社會主義團體”。

      要把各地分散活動的共產黨早期組織聯合組成一個全國性的無產階級政黨,在當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時,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義不容辭地擔當起組黨的籌備工作。

      19216月初,為了幫助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共產國際派荷蘭人馬林作為駐中國的代表來到中國。幾乎與此同時,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和赤色職工國際派到中國的代表尼科爾斯基也到了上海。兩人很快取得了聯系。

      馬林和尼科爾斯基到上海后,加快了中共一大的籌備工作。馬林和尼科爾斯基在與李達、李漢俊的接觸中了解到,自維經斯基來華后1年多時間里,上海、北京、武漢、長沙、濟南、廣州等地已建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并開展了馬克思主義的宣傳工作和工人運動。據此,兩人認為,中國建立統一的無產階級政黨的條件已經成熟,建議及早召開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宣告黨的成立。

      根據共產國際代表的建議,李達分別與廣州的陳獨秀和北京的李大釗進行聯系,并確定在上海召開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

      接著,李達和李漢俊分別寫信給北京、武漢、長沙、廣州、濟南及日本留學生中的黨組織或黨員,通知各地派代表到上海開會。同時,從馬林帶來的共產國際給中國革命的經費中,給每一位代表寄了100元路費。

      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接到上海方面的通知后,張國燾、劉仁靜、羅章龍、李梅羹、鄧中夏等幾個黨員開會,研究推選出席一大的代表。李大釗沒有參加會議。

      李大釗作為中國最早的馬克思主義者和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的創始人,各地黨員自然都希望他能出席一大。但是,李大釗這時擔任北京大學的圖書館主任兼教授,同時還兼任北京國立大專院校教職員代表聯席會主席。此時正值兩個學年交替時間,李大釗公務繁忙,抽不開身。而且李大釗是全國名人,行蹤為各方所注意,南下滬上也有諸多不便。有鑒于此,會議沒有推舉李大釗作為一大代表。

      在這幾個人中,張國燾頗為活躍,他既參與了北京黨組織的創建,又到長辛店開展過工人運動,所以被一致推舉為代表。在推舉另一位代表時,有人提議鄧中夏去,鄧中夏說有事不能去,羅章龍也說不能去,于是便決定由劉仁靜去。

      張國燾作為北京黨組織的代表,需要參加大會的籌備工作,在這次會后不久,即動身前往上海,成為外地最先到達上海的代表。劉仁靜于7月上旬到達上海。

      陳獨秀既是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的發起人,也是廣州共產黨早期組織的實際負責人,加上他在新文化運動中的巨大影響,各地代表希望他能出席黨的成立大會??墒?,陳獨秀因有事纏身,不便赴上海開會。于是,陳獨秀提議,派陳公博作為廣州共產黨早期組織的代表,又委派包惠僧代表自己前往上海出席一大。包惠僧和陳公博于715日動身,乘海船于720日到了上海。

      長沙黨組織的代表是毛澤東和何叔衡。毛澤東具體動身的日期是629日。何叔衡的同鄉兼好友謝覺哉在這天的日記中寫道:“午后六時,叔衡往上海,偕行者潤之?!泵珴蓶|、何叔衡是秘密前往上海的,謝覺哉當時并不知他們去上海干什么。新中國成立后,謝覺哉回憶說:“一個夜晚,烏云蔽日作欲雨狀,忽聞毛澤東同志和何叔衡同志即要動身赴上海,我頗感他倆行動的‘突然’,他倆又拒絕我們送上輪船。后來才知道,他倆去參加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誕生的大會?!?/span>74日,毛澤東和何叔衡抵達上海。

      武漢黨組織的代表是董必武和陳潭秋,他們于715日左右動身,到上海時為20日左右。

      濟南黨組織的代表是王盡美、鄧恩銘。張國燾赴上海途中,曾在濟南逗留了一天,在大明湖的游船上同王和鄧談召開一大的情況。在張國燾離開濟南不久,他倆也乘車南下,于6月底到了上海。

      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還向日本的留學生黨員發了通知。當時,留日學生中只有在鹿兒島的周佛海和在東京的施存統是黨員。施存統到日本的時間不長,功課又緊,便推周佛海作為代表。周佛海等課程結束放暑假后才動身,加之途中耗費了一些時日,到上海時已是7月下旬。

      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的代表是李達和李漢俊。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是中國共產黨的發起組,一大召開的地點又在上海,李達和李漢俊也就承擔起了會議的籌備和會務工作。

      各地的代表大多是教師或學生,收入有限。李達便讓其夫人王會悟出面,以接待北京大學師生暑假旅行團的名義,租了法租界的博文女子學校作為外地代表的住所,除陳公博和周佛海外,其余的外地代表都住在這里。陳潭秋在1936年回憶說:“19217月的下半月,在上海法租界蒲柏路的女子學校,突然來到了九個客人。他們都下榻于這學校的樓上。在學校的樓下,除掉廚子和校役以外誰也沒有,因為學生和教員都放了暑假。一個認識的校役則被請為大家每日做飯。另外他的任務,注意不放一個生人進來。假使不是認識的人向廚子解釋,那他會根本不知他們是誰,因為他不懂他們的土話,他們講的都不是上海話。有的講湖南話,有的講湖北話,而有些則講北京話?!?/span>

            大會正式召開之前,各地代表曾在博文女校舉行了一次簡短的預備會議,相互交換意見,確定大會馬上召開。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18禁止午夜福利体验区,免费午夜无码视频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在线观看网址
        <form id="9qtk5"><strike id="9qtk5"><u id="9qtk5"></u></strike></form>
        <dd id="9qtk5"></dd>